連酒杯也講究的竹野酒造

Vivahomehk 的3月直播,看到一念酒屋的Wilson介紹日本清酒,當晚已酒癮發作,禁不住喝上兩杯日本清酒。疫情期間,朋友們都迷上品酒,酒友聚會中,不時都說起想當年的日本旅行及到訪過的酒造。酒造是日本清酒的釀製地方,有部分是可供外來人士參觀並試酒。到旁過不同酒造,較難忘的是京丹後竹野酒造之行。
竹野酒造位於京丹後市郊的彌榮町,好田園的風光,不近水源,感覺跟以往去過的酒造很不同。接待我們的是行待先生,他跟兩位哥哥是家族的第六代接班人,現時跟爸爸一起釀酒。我們在酒造參觀,酒造雖在鄉下之地,但酒造的設備很現代化,工序如精米、洗米、蒸米及發酵等,都已交由機器處理。雖不能跟大型酒造如男山、獺祭等媲美,但在小酒造都有這樣的設備,可見行待家對這百年家業的認真。
參觀過後是試酒時間。試酒室是個有落地玻璃、有吧台的小房間,行待先生未拿出酒來,先放著黑膠爵士樂,眼望綠油油的稻田,令人感覺很放鬆。行待先生在試酒前,先拿幾個高腳酒杯出來,說是用來他特別為自己釀製的「畏怖if」。此酒是他2018年春天時,以山形縣的酒米「尾」來釀製,因少量釀製,也只有千多瓶,十分珍貴。由於他本身是讀化學出身,注專釀酒過程中,米、水及酵母的比例外,還很重視酒器。他謂日本米酒不似葡萄酒,不需要時間醒酒,但酒杯的設計,特別是杯口的弧度,加上清酒的溫度,絕對會影響酒品入口時的口感。
他把「畏怖if」分別倒入兩個酒杯,其中一個是極薄身、寬口的,比較下,酒味跟酒氣都高下立見,當下完全明白到他對清酒的要求:追求極致。他笑言那薄身、寬口酒杯,成本價要400美元,極之珍貴,所以訂製了少量,只有來此試酒的人才可用到。
竹野酒造的清酒,本身很優質,京都的四季酒店房間Minibar所擺放的,正是他們的清酒,而行待先生過去也曾來香港跟酒店合作做清酒的food pairing。這品酒行程,每位20,000日圓(約港幣1,440元)。對愛清酒迷而言,能親身到酒造了解,再嘗得難得的佳釀是物有所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