郵輪極地追幸福北極光

疫情下,什麼是最珍貴?

除了健康,我會想到幸福。作為職業旅遊人,我也可以大膽地這樣說,今年極有可能繼續要留港冇得飛。我也經常被問到:「如果有得飛,你會想去邊?」「禁飛」多時,我倒沒有極想去的地方,反而想看一些好意頭的事物,第一時間我想到北極光。相傳看到北極光會遇見幸福。

北極光一般會在每年10月至翌年3月,在北極圈範圍內出現。北極圈內有多個國家,挪威、冰島、芬蘭、瑞典、美國、加拿大等。人人都說加拿大黃刀鎮看到北極光的機會率最高,命中率達90%以上,但黃刀鎮最大的「問題」是當地除看北極光,就沒別的事情可做。對我而言,北歐更具吸引力,幾年前到挪威賞北極光,當時是乘坐郵輪的,該次真是印象深刻。

郵輪是依循特定路線行走,每日都在不同城市遊覽兼追北極光。從卑爾根出發沿岸北上,愈上愈北,遇見北極光的機會愈來愈大。這想法很合邏輯吧!事實上是看天的,基本上很視乎當晚北極光爆發量是否足夠,只有爆發量足夠,才會讓我們的肉眼看到。該次7夜的行程,其中3晚有看到的,所謂的看到,是你看到一絲微弱的青光在空中舞動。據講爆發量強的話,是整個天空都除有青色、藍色,還會有紫色的;光的形狀也較為多變,是意想不到的。

有一晚在挪威第三大城市特羅姆瑟(Tromso),是幾晚以來北極光最活躍的,北極光一整晚都在夜空中晃動,分別出現於兩處山頭,先由帶狀逐變成布簾狀的,不斷在捲動,那情景至今仍相當難忘。至晚上9時許,郵輪徐徐的駛離港口,站在甲板上,一直呆望著半空的北極光,似在歡送我們一樣。拍攝北極光在平地是最好,奈何坐郵輪追北極光,可沒這首歌了。北極光很多時都在晚上6時至10間出現,最晚在11時也見過。

由於在用晚餐時出現,多晚以來,我們都很慣性晚餐時帶備相機三腳架,聽到有北極光廣播,即使當時正吃著美味海鮮,我們都會馬上把食物丟低,即衝上甲板。聽來很奇怪,事實上船上很多客人都是這樣。的確在郵輪上拍攝北極光,難度比起在平地高很多,慢快門、無限遠的設定外,你還需要帶一支很強大的腳架,否則太輕的腳架有可能被強風吹倒,也有機會腳架抵不住低溫而「斷腳」,我的腳架就是這樣犧牲的。如今說郵輪旅遊,似是一件荒誕的事情。據知各大郵輪公司經已在疫情期間,將旗下的郵輪新裝了不少防疫裝置。恢復對旅行的信心也不是一朝一夕,但我仍很期待復飛的那一天。



洪白嵐

從事旅遊傳媒行業多年,天生遊戲人間,繼續借旅遊體驗人生。